行业│白卡市场变天,价格战演变成资本战

2019-11-24 20:40:23  阅读量:457 次

近日,全球最大白卡纸制造商APP通过子公司宁波亚洲频频收购博汇纸业股份的消息从资本市场传开,这似乎预示着白卡纸市场正从过去的价格战升级到了资本战。资金实力雄厚的纸业巨头不再走产能扩张的老路,而是通过资本运作来达到提高市场占比,进而巩固自己市场地位的目的。

APP四次举牌博汇

11月14日,博汇纸业(600966.SH)公告披露,截至当日收盘,APP中国(金光集团旗下公司)子公司宁波亚洲纸管纸箱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亚洲”)已通过二级市场新增持上市公司股份达668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5%。

根据博汇纸业11月14日的公告,此次宁波亚洲增持分两次完成,其中10月共增持了3667万股,增持均价在每股4.16元至4.69元之间,11月共增持了3016万股,增持均价在每股4.61元至4.95元之间。以此计算,本次举牌耗资在3亿元左右。

从今年6月20日宁波亚洲曾首次举牌博汇纸业开始,在短短不足5个月时间里,宁波亚洲便完成了第四轮举牌,其耗资超过10亿元。

宁波亚洲首次举牌耗资近2.3亿元收购博汇纸业5%股份;7月,宁波亚洲二度举牌,耗资约2.6亿元再次增持5%。如今,第四轮举牌已经完成,持股比例已经达到20%。

举牌博汇背后的阴谋论

虽然宁波亚洲方面表示,此次增持主要是看好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认为造纸行业未来可期。但是一些纸业人士则普遍认为当前国内白卡纸市场正面临着严重产能过剩以及需求疲软问题。因此,这也就给了阴谋论很大的想象空间。

有业内人士透露,APP不断增持博汇纸业的导火索很可能是江苏博汇新增的75万吨卡纸产能‘威胁’到APP的利益,与其放任其在市场坐大,不如夺取其控制权。

事实上,在白卡纸市场萧条的2018年,坊间就曾传出APP与博汇等其它几个小巨头产生龃龉的消息。因其它白卡巨头违反价格君子协定降价抢跑,导致APP市场份额削弱,并引发APP中国高层震怒。因此,这四次举牌自然就颇令人玩味了。

另外,受到市场疲软与产能过剩的影响,目前博汇纸业似乎处于一个比较低迷的时期。而从10月29日博汇纸业披露的2019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7亿元,同比下降73.09%。显然,APP的增持行为很可能是基于一种长远的战略。

APP离控股博汇有多远?

从网上公开资料来看,宁波亚洲的背后“金主”是金光集团旗下的APP中国。APP中国在国内占据着白卡、铜卡纸市场的半壁江山,在中国拥有20多家全资和控股浆纸企业,并拥有19家林业公司,总资产约1726亿元,年加工生产能力约1100万吨。成立于1994年博汇纸业控股股东为山东博汇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博汇集团”)也是一家以白卡生产销售为主的公司,2018年,博汇纸业的卡纸产品实现营收65.22亿元,营收占比为78.2%。但与2018年APP中国589亿元的在华销售额相比,算是小巫见大巫。

近年来,广泛用于印刷与包装业的白卡市场主要被APP、晨鸣、博汇、华泰、太阳、斯道拉恩索以及世纪阳光等为数不多的几家巨头把持,是一个产能相对集中的产业。在2016-2017年的纸业风暴中,这几家企业在涨价上尚能做到共同进退,大家一起赚得盆满钵满。然而,利益面前是不可能有永久的朋友的,面临着未来市场的不确定性,APP如能将博汇纳入自己的掌控,将让自身居于十分有利的地位。

那么,APP真的能控股博汇纸业吗?

有媒体记者发现,博汇纸业控股股东山东博会集团持有股份385,496,958股,仅占总股本的28.84%。根据宁波亚洲所披露的增持计划,未来极大可能再次增持5%股份,彼时将持有博汇纸业共计25%的股份,持股占比直逼第一大股东博汇集团。

不过,坐二望一的APP想要成为博汇的第一大股东,难度并不小。一位纸企高管告诉记者,在今年5月,博汇纸业董事会对公司章程予以了修改,当公司单一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拥有公司股份比例在30%以上时,采用累积投票制;当公司单一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拥有公司股份比例低于30%时,采用非累积投票制。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宁波亚洲不再对博汇纸业进行增持,使得持股比例超过30%,APP中国则难以通过累积投票制获得董事席位。

巩固龙头地位

目前,APP中国在铜卡市场居于垄断地位,其它几家竞争对手尚不足以构成威胁。但在白卡纸市场,APP与博汇、晨鸣、太阳等并未拉开差距。国盛证券研报表明,APP中国在卡纸上的最大竞争对手为博汇纸业。据相关资料显示,2018年白卡纸总产能为1034万吨,APP中国、博汇纸业、晨鸣纸业和太阳纸业分别排名前四,对应市场占比为33.8%、20.8%、19.3%和13.5%。

而随着今年三季度江苏博汇二期年产75万吨高档包装纸(属于卡纸)项目的投产,势必直接冲击到APP白卡市场的龙头地位。由于新增量过大,容易引发新一轮的价格战。

事实上,在博汇纸业增产的同时,APP中国采取“反制”措施,实行满产满销策略,白卡纸开始出现价格战。纸价从2018年4月的6600~6700元/吨高点开始一直下跌,跌至2019年1月的4950元/吨后开始企稳。

持续的价格战对APP等白卡企业来说无疑是一种多输的自杀行为。如果APP中国获得博汇纸业的市场份额,白卡纸的市场占有率将会接近六成,其在白卡市场的定价权就将更具优势。

与其通过降价向市场让利,不如收购竞争对手来取得市场定价权,这或许将成为未来龙头纸业控盘国内纸业市场的新方向。未来纸业市场是更充分的竞争,还是少数寡头垄断市场,相信下游的印刷包装企业都在思考。

(文章来源:包装地带)